首页
> 工作动态 > 规划行业信息

规划大咖激辩长三角城市未来

发布日期:2017-12-28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江西省人民政府网

  11月3日,面对长三角未来城市发展的宏大课题,中国规划界的顶尖高手在展开了一场颇具前瞻、饶有趣味的对话。

  这是一场跨学界的对话,更是一场着眼未来的对话。此刻的未来,不仅仅是城市的未来,还包括孩子的未来、国家的未来。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会长唐凯、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孙安军、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吴建平、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张泉等行业学会协会领导;苏州市副市长吴晓东、苏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旗、苏州姑苏区区长徐刚等政府机构领导均专程出席。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会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总规划师唐凯在《新时代城市规划行业发展漫谈》主题报告中认为,规划的改革从来都不是技术的改革,而是体制机制的改革;要增强城市宜居性,引导调控城市的规划,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加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保护历史文化遗产。

  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则在《城镇化的大势和我们的机遇》主题报告中强调,距新型城镇化国家战略提出已有三年时间,当年国家确定的第一批试点已经到了期末考评和验收环节。但除了极个别情况之外,一个正常发育的城市没有一个能在短时间内达到所谓的理想和要求。从国际来看,要形成城市级的消费能力,通常需要两三代人才能完成。对于规划师来讲,“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是三种境界,最后这条路一定不是那么风平浪静的。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的目标选定的道路很平坦,那肯定不行,它一定是任重道远的。

  “当老房子遇见新时代,城市快速发展、现代化不期而遇时,未来的长三角城市还需要老房子的存在吗?保护的意义和价值何在?”面对这样的问题,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表示:苏州的老房子都是宝贝,传递了古人的智慧和文化,要很好地留存。新房子只是以功能划分空间,老房子则反映了中国人传统的哲学思想。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吴建平:老房子看似是一个破旧的老建筑,但蕴含着传统文化。在支撑旅游业发展要素中,老房子仍在发挥作用,只不过现在缺乏维修。

  北京市规划院总工办副主任涂英时则认为:苏州在规划实践上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范例。北京很多做法还在探索当中,老院子的使用还有很多敏感、棘手的问题,需要向苏州学习的东西更多一点。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袁昕:房子的核心问题还是人,老房子也是由新房子变成的。未来它们的态度实际上是人的态度决定的,房子并不会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实际上,我们把人的问题真正做好了,房子本身可能就不会有问题。

  专家学者还就三角未来城市论坛“快通达?慢生活”进行了讨论。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孙安军在“快慢相济,内外兼修——城市双修的思考”主旨报告中总结认为,随着城市双修工作的推开,还存在着重视硬环境修补、忽视软环境修补,重视物质空间塑造、忽视城市文化内涵和精神等非物质因素,习惯于政府大包大揽、忽视调动全社会积极性等问题。因此,城市双修要重育自然生态环境,重塑城市品质,重获文化认同,重树城市精神,最后实现重建社会、重置社会活力的目标。城市双修要内外兼修,不仅要提升物质空间,也要提升城市的软环境,不仅仅是一个工程项目的建设,还是城市治理能力的完善。同时,城市双修要快慢相济,不管是修复还是修补,都要三思而后行;要共同创造,解决人们最关心最迫切的问题。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综合交通规划研究院院长张国华在“快通达+慢生活,历史?理论?未来”的主旨报告中认为,未来城市中不管快通达和慢生活这两个元素怎么变化,都需要从时间里寻找发展趋势,从理论上寻找发展方向,然后再思考空间怎么办。快通达,需要构建一套足够支持城市高效运行的体系;慢生活的打造,不仅是理念要转变,也不仅是技术的实现,更多的是背后的制度,就是如何从农业经济思维、自然经济思维真正地转到市场经济思维、城市经济思维上。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南京大学教授崔功豪:很多城市尽管通过快速交通成为一体,但仍然具有自己的特色。所以既是一个城市,又有各地特色,这样才能把城市发展的更好。而慢生活,实际上是人在时空范围内的一种心态,正因为已经解决了生活中最初的温饱问题,我们才有了慢生活的可能。慢生活是一种进步的表现,也非常容易形成新思想。

  中国生态城市研究院院长邹军:什么东西要快一点呢?就是整个人类产生新的文明成果、提供新的服务、好的产品,我们要快一点享用。什么要慢一点呢?就是我要慢慢享受,让我有充裕时间慢慢享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综合交通规划研究院院长张国华:只有走市场经济道路才有合作,走计划经济道路是不可能合作的。因为计划经济是唯上的,做得好坏上级说了算;市场经济是为下的。分工的越精细,专业化投入越高,生产效率也越高,创新能力越强,才能实现“快通达?慢生活”的理想。

  袁牧对“长三角未来城市论坛”进行了总结发言。他强调,清华同衡与大家有着共同理想,希望能够在中国的城市实现最美好的未来。曾经有一句话叫做“城市让世界更美好”,但是我们其实首先要做到的是能不能让城市更美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